穿越遇凤仙,带他回凡间:第一百三十二章 意外

    她已经再无暇顾及别人的感受了,因为下一个要面对的,极有可能的就是她本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事与愿违,哭声戛然而止,一道白光照射到了她的双眸之中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看过去,一把尖刀出现在了死者家属的手中。死者家属目光呆滞的看着尸体,一边擦拭着眼泪,一边说道你死了,留下我一个人,我也不活了,就让我随你一起去吧!

    话音落下,死者家属突然将尖刀握紧,反手将刀锋转向了自身,心无旁骛的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洛筱芳真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出去,抢在刀刺进死者家属身体之前的那一刻,用手直接将尖刀握住了。

    自杀真的是需要勇气,有时候真的是心中的一股执念。当这股执念突然被打断的时候,这份勇气也就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死者家属握紧刀把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,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,刀把从手中滑落,整个人也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放生哭泣。

    而这把尖刀则仍旧被洛筱芳牢牢的握在了手中,她救下了这个打算寻短见的死者家属,不过她却因此而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尖刀划破了她的手掌,鲜血从她的掌心处流了出来,染红了这把刀锋利的刀刃。

    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了,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真的是好像时间停止了十秒钟一般,在十秒钟之后,整个重症监护室门口这才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姜军也是在第一时间跑到了洛筱芳的身边,从洛筱芳的手中把这把尖刀接了过来,随机仔细的观察着洛筱芳的伤口,十分担心的说道筱芳,你还好吗?我先让护士帮你包扎一下吧!

    痛感让洛筱芳不禁咧了一下嘴,在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的时,她的目光本能的从她那双已经被鲜血浸染的手上划过。在鲜血映入她眼帘中的那个瞬间,她的脑海中突然跳转出了一个画面,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随之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上一次的吕布清醒过来时候的画面,当时吕布处在昏迷的状态之中,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。当时她在给姜军削苹果,由于心不在焉的原因,手指不巧被划破。又是机缘巧合的原因,她的手上的那滴血竟然掉在了吕布的双唇上。

    当即便将吕布的双唇染得通红,随后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时只顾着惊喜,并没有多想,现在仔细想一想或许吕布的清醒就和那滴血有关。

    当全世界都已经宣判了吕布死刑的这一刻,洛筱芳却截然想法的展现了出让人难以置信的坚定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,毕竟洛筱芳与吕布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。

    真正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当姜军在面对洛筱芳如此坚定的时候,整个人就好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,情绪变得十分激动,猛然站起了身,对着洛筱芳语气十分强硬的说道筱芳,你难道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?他已经没有救了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姜军的这种反常让洛筱芳觉得很意外,拧着眉毛看向姜军,不解的问道姜军,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意思到了失态已经引起了洛筱芳的注意力,姜军急忙收回了刚刚的情绪,回归到了正常的样子,不过仍旧稍稍有些余怒未消的状态,解释说道没什么,筱芳,我只是想让你认清现实。

    姜军,你说过,无论我说什么,做什么,你都会相信我的,不是吗?这一刻的洛筱芳真的是从来没有过这么希望被其他人肯定,可想而知这一次她也知道这一切都只剩下了微乎其微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,姜军却并没有应这句话。

    而是避重就轻的说道没错,筱芳,我确实是说过,无论发生什么,都我会相信你。可是我同样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钻牛角尖,往一条死路上走啊!我是真的怕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我是不会有事的,相信我,我一定能够做得到的,一定能。洛筱芳喃喃自语着,坐回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姜军原本还想再继续劝阻,但是洛筱芳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坚决,他也只能是长叹了一口气,一甩胳膊,坐在了洛筱芳的身旁。

    时间是无情的,不管你过得如何认真,它向前奔跑的速度都不会有片刻的停歇。

    秒针一分一秒的跳动,牵动着分针的前行,也推进了时针的脚步。

    重症监护室内,吕布接受着最好的医疗救助,但是身体机能还是处在缓慢下降的趋势,没有任何有可能清醒的迹象。离开这个世界所剩下的时间已经到了屈指可数的地步。医院方面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进行最后一次抢救,然后宣布吕布死亡的流程。

    重症监护室外,洛筱芳仍旧坐在长椅上,努力的回想着穿越回来的一幕幕事情,特别是在吕布每次清醒的那个节点。有些心烦意乱,她努力的克制,心还是不能够完全平静。而越是这个样子,她的心也就越乱,这让她彻底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。她那铜墙铁壁般的信念,在现实面前就好像是纸糊的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重症监护室的大门缓缓的打开,一张病床被推了出来,病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一张白布将病人盖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第一次洛筱芳感觉到了生离死别原来距离她这么的接近。她整个人彻底石化了,目光呆滞的望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已经死去的尸体。

    护士口中说的人名到底叫做什么,她根本记不住了,唯一能够记住的就是这个名字并不是吕阚泽吕教授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给她最后的警钟了,她刚想再次努力的进入回忆之中。耳边却突然闯进了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音。

    哭声撕心裂肺,可见生者对死者是何等的眷恋。

    她有心想要上前去安慰一下死者的家属,但是现在留给她的时间真的就和中国足球一样,已经不多了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